Hourglass♡

❤爱自己是终生浪漫的开始❤

这里沙漏★
很高兴遇见你aww请随意勾搭我√
咸鱼辣鸡写手/有灵感才动笔/涉圈很多请慎重关注


Prayer won't stop these falling sands In my hourglass.

【雷卡】比邻星 一发完

大概是一个关于雷狮处于“我离过去太久,又离未来太远”状态的故事

写在前面↓

之前发过第一章,这次全写完一口气发

HEBE自由心证(我个人觉得是HE)

※OOC是我的锅,角色属于七创社

※有私设,背景为凹凸大赛结束后

※天文知识来自百度百科

希望大家喜欢,小红心小蓝手有评论的话会更开心♡︎

建议配合bgm食用,歌很好听歌词也挺契合本文的↓

lost stars    http://music.163.com/#/song?id=28747428

1.

比邻星,离太阳最近的一颗恒星。距离只有4光年。

 

可宇宙之大,虽说是比邻也远在天涯。

 

他喜欢喝啤酒,特别是精酿款,有醇厚的口感,爽快又不上脑。喝了一口,他停了停,直接把酒瓶递向身旁安静的男孩。

“卡米尔,要喝一点吗?”

男孩把小半张脸藏在围巾里,顺从地接过酒瓶,稍稍喝了一口就还给对方。

“大哥,果然我不喜欢苦的。”

又是一模一样的回应。在他的记忆深处,那年,当他们还作为雷王星皇子的时候,为了做一些“别出心裁”的大胆趣事,曾偷偷跑到专门为皇室供酒的酒庄,偷了一罐刚酿好的啤酒,他先灌了几口,麦芽的香气回荡在唇齿之间,他便把酒欣然递给身旁矮小的男孩激动地让他品尝,扬言这是世界上最好喝的饮品。男孩那个时候还没戴上长长的围巾,品了一小口说着与今日一模一样的话,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把酒递还过来。

“呵,是吗?”他又饮下一大口,“说起来,离开那个地方后我好像向你许诺过要去吃世界上最好吃的蛋糕吧。没想到之后组了海盗团参加了凹凸大赛,其实一直没机会带你去吃,挺可惜的。”

卡米尔没有回应。或者说,这个卡米尔不知道如何回应吧。他们之间,当真正的卡米尔还存在的时候,从未有过这样的对话。他们总是勇往直前,被迫勇敢坚强,纵然他们的确在一次次强取豪夺的实战中变得越来越强大,但在凹凸大赛残酷的赛制下,任何人都没有时间去细想这些一捏就碎的小幸福。更何况他们俩也不是那种心直口快的兄弟,多年的相处,从幼时的捣蛋到青春年少的叛逆,默契尽在不言中。

雷狮其实自己心里清楚,在赛制被那个叫金的小子和他的伙伴打破前,真正的卡米尔已经牺牲了。可他不愿意去相信,更不想去相信。于是,才会耗费九牛二虎之力求得一项高端技术,可以从一个人原力的残留物体上提取出他的记忆并尽可能还原出他生前样貌。这也算是七神使在逼迫下做出的补偿条件,尽量安慰那些在大赛中失去了重要的人的参赛者的心灵。

但这项技术非常局限,还原出的生物只拥有生前回忆,也就是说一切需要他们做出的回应只会按照记忆中曾经发生过的形式再重演一遍。他们没有未来。只是已经死去生命的记忆载体。这对于失去至亲与同伴的参赛者更算不上一种补偿,顶多只能作为一个短时的小慰藉。时间久了,那些仿生的亲朋好友会越来越无法回复你。他们或许能够理解你在说什么,但毕竟是没有灵魂的载体,他们无法回应你。

于是,劫后余生的参赛者们开始将其销毁。

“听说你们这些仿生人销毁方式是变成烟花,是真的吗?”雷狮叹了口气发问。

“大哥如果想把我销毁,按下当时配套拿到的按钮就可以了。至于是不是烟花,我没看见过,也不知道真假了。”

“嗯,先不管了。”他随手把喝完的酒瓶一扔,站起了身,“太阳快下山了,我们走。”

当初重新得到卡米尔的时候,的确拿到了一个圆形小按钮,只要一按,卡米尔就会消失,没有任何痛苦,可能只是变成了一团沙随风飘走。雷狮怕弄丢按钮被别人胡乱按了,难得细心地把它用绳子串起来,随身放在口袋。

卡米尔重新回到他身边后也有半年多了。看似又回到了从前他们海盗团自由自在的日子,就连帕洛斯和佩利也看着他的脸色只字不提关于卡米尔已经死去的事实。可他心里亮堂得很,他的卡米尔已经回不来了。这个陪在他身边的,不是卡米尔,只是他深深执念下得到的一个没有灵魂的载体,伪装成卡米尔的样子和他一起走向希望渺茫的未来。

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雷狮不禁发愣,这不是自己想要的。

2.

比邻星是和太阳一样的恒星,当然也可以发光发热。

只是由于她是红矮星,所以我们看到的就没有那么亮了。

他们曾经打着冒险的旗号做过许多事,换种说法,应该是卡米尔陪着雷狮去冒险。宵禁之后蹑手蹑脚约在花园把大皇子最心爱的花拔除,乘侍卫不备遛出宫混在人群一起看烟火,偷偷抱了一只兔子放在卡米尔房间养着。其实又有谁不知道他们捣鼓出的大小事,都看在雷狮是皇位继承人的份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顺带便宜了一向被暗中辱骂的私生子卡米尔,他可以经常跟着雷狮到宫中最豪华的藏书阁看会书,而不用像之前那样被别人指点着私生子不配读书。遇到雷狮后,他便不再在意一切风言风语。只要雷狮大哥不嫌弃自己私生子的身份,他便不会把这些看重。

雷狮不是特别喜欢看书,通常他们从窗户爬进书阁后,他随手翻了会就直接靠着书柜打瞌睡,而卡米尔则看得专注投入得多,有时候连雷狮向他搭话都会慢个两三拍回答。

“卡米尔,你到底在看些什么?”

“唔,大哥,有点不好说。”

“让我看看。”不接过同意就自然抢过少年的书,“因爱慕而以唇接触,人们称之为亲吻。”雷狮笑了下,“卡米尔没想到啊,你还看这些。”

“不是的大哥,就是这本书恰好写到了罢了。”被调笑的少年些许难得地脸红起来。

其实就是阴差阳错的一瞬间,雷狮觉得自己这个半亲的弟弟脸红害羞的情况特别少见,在斜阳的倾洒下愈发显得可爱,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亲了上去,鸟啄似轻吻在卡米尔的唇上。

“就等于是教你了,不用谢我。”即使说着厚脸皮的话,雷狮并没有很多底气,他怎么就鬼迷心窍地吻了上去!

“大…大哥?”良久,卡米尔才开口,低着头不敢看雷狮,“书上还说吻分为亲人之间爱惜的吻、朋友之间友爱的吻和情人之间爱意的吻,你这是属于哪种?”

雷狮舒心地笑了笑,可能是最后一种吧,反正他应该这辈子都不会想去吻那两个讨厌的兄长。“如果有机会离开这里,我就告诉你。”他顺势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发,手感很好。

这个卡米尔待的时间越长,雷狮就能越发清楚地回忆起更多他们小时候的事。出走后,他们有更多自由的时间相处,却没有谈过这个话题。这么一说,自己真的“欠”了卡米尔很多,该说的话该买的蛋糕没有一样能再有机会讲给那个卡米尔听了。他用余光扫了下身后的卡米尔,他明明和卡米尔长的一样,拥有一样的记忆,可他只是个记忆机器,就算自己现在就过去告白,他什么话都不会说,无法接受也无法回应这份爱意。

雷狮有些累了,他看着前方,船舱显示器上是一望无际的星空银河,却没有任何想着落的地点。

“雷狮老大,我们接下去去哪里?”帕洛斯问了一句,好像是看出了他的踌躇。

“随意吧,去一个以前没有去过的星球看看吧。”

帕洛斯以前和卡米尔很不对付,他都看在眼里。他们海盗团在外人眼中可能就是一个胡作非为没有任何团结意识的恶人团体,可即使这样的团体,经历了帕洛斯的差点跳反佩利三番两次被帕洛斯带跑宣战和卡米尔去世后,也变得团结起来,好像一夜之间有了共同的敌对目标,变得更加强大。

不管是宫里的那些杂碎闲嘴,还是凹凸大赛没眼光的鼠辈们,很多人都看轻过卡米尔。雷狮有时候会想,无所谓,只要我一个人看到了他身上蕴藏的力量就好,总有一天我们会闯给你们看。

如果其他人都看不到他身上的光,那就别看了,那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光。

3.

在比邻星上也能非常明显看到太阳光,因为太阳远比比邻星亮上太多。

但它距离恒星太近,正在不断的受到一些高温的炙烤。

他们最终着陆在一颗临近的小行星上,运气很好,这颗小行星上的人非常友善,好像今天晚上还有一场节日祭典。本来打算肆意闹一番的雷狮一行人也被几个当地人热情地推进游园的人群里。人潮涌动,他们也只好当一次游乐作罢。

这个游园会办在当地沿湖畔的一条街道上,沿着河川是无穷无尽的小吃贩卖和各种小游戏活动。

雷狮觉得这和他小时候和卡米尔遛出宫中去的那次烟火大会很像。那是他们少数几次在夜里侥幸遛出宫外的经历,皇宫外的雷王星有趣百倍千倍,人们都穿着舒适三五成群地逛在被彩灯装饰的街道上,时不时还能听到少女们追逐打闹的嬉笑声。他还记得卡米尔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那闪着光的眼眸。他当时给卡米尔买了一种叫苹果糖的甜食,卡米尔接过后低着头说了声谢谢还对着他轻声说“大哥,你要不要尝一口?”

他当时回了卡米尔什么来着?好像尝了一口觉得太腻就还给了卡米尔继续吃自己手上的烤鸡肉串。对了,卡米尔当时又是什么反应?

就那么会回忆了下往昔,帕洛斯已经被佩利扯着去逛小吃摊了,身边只剩下了卡米尔。

“那个,卡米尔,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也偷跑去过这种庙会吗?”

“当然记得啊大哥,”身旁的男孩抬起脸看着雷狮,“怎么了大哥?”

“我当时尝了一口你的苹果糖后还给你之后,你是什么反应来着?”

“大哥,那个卡米尔,”他突然将脸埋在围巾里,“那个卡米尔接下来,从你你尝过的那口开始吃了起来。”

“什么?”雷狮突然抓起卡米尔的手。

受到惊吓的少年惊讶地抬起头,直接对视上雷狮的紫色双眼,“那个卡米尔他当时觉得这是和大哥的间接接吻,很高兴呢。”

“卡米尔,我...我不明白,所以那个卡米尔他是对我有好感的吗?”雷狮更用力抓着卡米尔的手腕,“为什么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在你死后我才知道这一切。”

“啊啊啊雷狮老大我刚和帕洛斯买了好多小吃!你们要来尝尝吗?”佩利突然出现的声音让雷狮才反应过来松开了卡米尔的手腕。

“喏,雷狮老大你要的烤串还有你让我们帮卡米尔买的金平糖刚刚被人群挤掉了,我就买了巧克力香蕉,反正也是甜食。”他把巧克力香蕉递给卡米尔。

“谢谢你。”卡米尔缓了缓刚刚和雷狮的对话,伸手接过。

“哎,反正都是雷狮老大让我买的,你谢谢他就行了。”

卡米尔咬了一口巧克力香蕉,明明只是在香蕉上涂上巧克力撒上糖粒却拥有不可思议的好味道。他想起了那年的苹果糖,那年真正的卡米尔和雷狮苹果糖的间接kiss。可他只是个记忆机器,不值得雷狮对毫无未来可言的他那么好。

他们边吃边向河川适合看烟火的地方走去。

“卡米尔,好吃吗?”雷狮突然发问。

“嗯嗯很好吃,谢谢大哥。”卡米尔把巧克力香蕉递给雷狮,“大哥你想尝一下吗?”

雷狮想起了苹果糖同样的对话不禁笑了笑。

“卡米尔,你看着我。”他抓起少年的手腕,“我不想要间接kiss了。抱歉。”

卡米尔抬头看向雷狮紫色的眼瞳,他的后颈被穿过发丝的大哥的手按住,唇贴上一个柔软的物体。卡米尔立即愣住,不知所措地望著对方的眼眸,紫眸温柔地望向他,唇瓣间传来湿润的触感,被人轻轻含住,缓缓亲吻。随著对方的吻,卡米尔的心跳慢慢加快,双手搭上对方的臂膀,迎合对方的唇,麻麻的触电感从唇瓣传了过来。吻慢慢加深,他迷醉的望著对方,但那双好看的紫色双眸并未开启,仍是闭著吻他。

突然第一朵烟花准时腾空而起,划破幽静的夜空。雷狮也松开了卡米尔。

“大哥,我,我,”卡米尔突然哽咽起来,“我已经不是那个卡米尔了,可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天我心里对你的感情越来越膨胀,好像都要烤伤我了。”

雷狮直接上前抱回卡米尔。“说什么胡话,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

“你听着卡米尔,”雷狮更拥紧卡米尔,“卡米尔,我喜欢你,不是亲情上的喜欢,是想拥抱你亲吻你的喜欢啊!”

“卡米尔,你的回应呢?”

4.

比邻星和太阳也就是离地球最近的两颗恒星。

科学家研究恒星的相互影响时,会以比邻星和太阳为样本,这就是比邻星的最大价值。

卡米尔不明白。他明明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记忆机器罢了,喜欢,对,那个生前的卡米尔的记忆告诉他,的确他是爱着他的大哥的。可自己呢?他并没有感情啊,他没有灵魂,只是一个仿生的记忆机器罢了。

只听见“啪”的一声,一朵绚丽的烟花升入了天空,那烟花像是一朵五颜六色的菊花,眨眼间,便落了下来,那落下来的小火花,洒落在两人身边。

“卡米尔,你的回应呢?”

卡米尔看着在火花下的雷狮,又想起来当时他义无反顾离开皇宫的时候,那时的他也好像被火花簇拥义无反顾离开,自己也紧紧跟着他一起离开了皇宫。啊,原来从那个时候我已经爱上了兼具海盗的狡猾残忍和皇族的霸道嚣张的大哥了。

卡米尔顿了顿,突然上前抱了雷狮一下。“大哥,我想卡米尔他也是喜欢你的,很喜欢。”雷狮回抱住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男孩。“嗯,那我们以后别管什么仿生人这种东西了,好好在一起吧。”

“大哥,对不起。”卡米尔突然挣开怀抱,慢慢后退,亮出手上那串被雷狮串起来随身放在口袋中的圆形按钮,那个金属按钮在夜色中闪着异样诡异的金光,让雷狮猝不及防。

他想起了年幼时,有次他翘了宫里安排的课私自去找卡米尔玩,之前为了感谢卡米尔让他发现了藏书阁这种难以被发现又可以安静睡觉的好地方,他许诺下次见面会带根棒棒糖给卡米尔。现在他把糖藏在口袋,却故意骗卡米尔他忘记带了。他记得卡米尔当时装的一副有点不开心的样子,却突然抱他把糖从口袋里抢了过来。后来还是被侍从们发现了,把自己抓了回去并且被那个高高在上的父亲狠狠训斥了一顿。

他被侍从赶回去的时候,离开卡米尔的时候,那个被侍从鄙视地看着的卡米尔好像也像今日一样非常抱歉地说了一声“大哥,对不起。”

“呵,总是旧日重现呢。”雷狮嘲讽地笑了笑,“卡米尔,你到底想干什么?”

“大哥,我也想问你啊,你为什么不明白呢,我不是卡米尔啊。”他直视着雷狮,“大哥,我说过的,我总是会以你的利益考虑为最优先,不仅仅是凹凸大赛,更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啊。”他的手指渐渐碰上了那个按钮,“我只是个没有灵魂的记忆载体而已,但我承载的记忆,那些卡米尔的记忆和感情告诉我。”

“卡米尔住手!”雷狮怒吼起来。但对面那个围着红色围巾的少年依旧毅然决然地按下了按钮。

“大哥,你不喜欢被束缚,也不要再被我束缚了。”卡米尔的身体开始发光,“大哥,要向前啊,带着那个早就死去的卡米尔的份,去征服星辰大海吧。”

随着一声突如其来的响声,打破了久违的不能喘息般的的寂静。雷狮蓦然看去,一团彩色的光芒快速上升着,留下一线灰色的烟雾。漂亮的烟花,绽开,落下,一瞬间的美丽,一瞬间的光彩。但那一刻,整个世界仿佛都属于他。

“原来,销毁仿生人后是真的会变成烟花。”

雷狮突然觉得,对卡米尔的记忆如最璀璨的烟火,一次便可以成为永恒。

“雷狮老大终于找到你了!”佩利和帕洛斯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咦,卡米尔呢?”

“嘘。”帕洛斯像意识到什么一样一把捂住佩利的嘴。

“卡米尔走了。”雷狮转过身,“我们也该走了。走吧,还有那么多星球我们雷狮海盗团没去呢!”

他抡起雷神之锤,“不用想那么多,我们可是宇宙第一的雷狮海盗团,看到好处就要抢,看到鶸就要踩,看到机会就要上,横行霸道才是我们的本职!”

帕洛斯和佩利相视一笑,异口同声道“好的老大!”

他们的身后,一团团盛大的烟花象一柄柄巨大的伞花在夜空开放;像一簇簇耀眼的灯盏在夜空中亮着;像一丛丛花朵盛开并飘散着金色的粉沫。夜空宛如姹紫,如嫣红的百花园,色彩斑斓的焰火好似彩绸绚丽多姿。   
 

我把自己从你的全世界删除,你也勿念我。

「but all we all lost stars trying to light up the dark✨」

THE END

评论(63)
热度(272)
© Hourglass♡ | Powered by LOFTER